当前位置:读啦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东宫 > 第十六章
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

第十六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我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,心里十分难过。我把李承鄞气跑了,因为我知道,他喜欢的是赵良娣。我没有那么大方,明知道他心里没有我,还让他占我的便宜。我宁可他跟从前一样,对我不闻不问的。女人其实挺可怜,当时他不过推了我一把,让我避开刺客那一剑,我就已经很喜欢他了,如果他在对我温存一点儿,说不定我真的就离不开他了。那时候我就真的可怜了,天天巴望着他,希望他能施舍地看我一眼,然后就像永娘说过的那些女人一样,每天盼啊盼啊,望啊望啊……我才不要把自己落到那么可怜的地步去。

    我大半宿没睡着,早上就睡过头了,还是永娘把我叫醒,慌慌张张梳洗了进宫去。太皇太后这几日已经日渐康复,见到我很高兴,将她吃的粥赐给我一碗。

    那个粥不知道放了些什么,味道怪怪的,我吃了几口,实在忍不住,觉得胃里直翻腾。

    永娘看我脸色不好,连忙走上来,奉给我一盏茶。我胃里难受得要命,连茶都不敢喝,小声告诉永娘:”我想吐……“太皇太后都七十岁的人了,耳朵竟然特别灵,马上就听到了:”啊?想吐啊?“不带她吩咐,马上一堆宫女围上来,拿漱盂的拿漱盂,拿清水的拿清水,拿锦帕的拿锦帕,抚背的抚背,熏香的熏香。太皇太后这里用的熏香是龙涎香,我一直觉得它味道怪怪的,尤其现在熏香还举得离我这么近,那烟气往我鼻子里一冲,可忍不住了,但吐又吐不出来,只呕了些清水。永娘捧来花露给我漱口,这么一折腾,太皇太后都急了:”快传御医!“不用……”肯定是昨天晚上睡凉了,李承鄞走后我大半宿没有睡着,坐在那里连被子都忘了盖,今天早上我就有点儿肚子疼,现在变成胃不舒服了,我说,“也许是吃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传御医来看。“太皇太后眉开眼笑,”八成是喜事,你别害臊啊!开花结果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!哎呀,还要传钦天监吧,你说这孩子该取个什么名字才好……“……我……我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……没想到太皇太后这样心热,以为我有娃娃了,问题是,我还没做过会有娃娃的事呢……御医诊视后的结果是我胃受了凉,又吃了鹿羹粥,所以才会反胃。太皇太后可失望了,问左右:”太子呢?“马上就是元辰大典,今日殿下入斋宫……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顿时拍着案几发起了脾气:“入什么斋宫!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他父皇像他这个年纪,都有三个儿子了!他都二十岁了,还没有当上爹!那个赵良娣成日在他身边,连个蛋都不会下!还有那个绪宝林,好好一孩子,说没就没了!再这么下去,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曾孙子?是想让我死了都闭不上眼睛么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一发脾气,满大殿的人都跪了下去,战战兢兢地无一不道:“太皇太后息怒!”越是这样说,太皇太后越怒:“来人!把李承鄞给我叫来!我就不信这个邪,我就不信我明年还抱不上曾孙子!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同我一样,点名道姓叫李承鄞。不过太皇太后叫他来骂一顿,回头他又该以为是我说了什么,说不定又要和我吵架。

    吵就吵呗,反正我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太皇太后那么心狠手辣,叫来李承鄞后根本没有骂他,而是和颜悦色地问他:“沐浴焚香啦?”

    沐浴焚香是入斋宫之前的准备,李承鄞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只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“太皇太后说道,”便宜你了,这几日不用你清心寡欲吃斋,反正列祖列宗也不在乎这个。来人啊,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送到清云殿中去,没我的吩咐,不准开门!“我都傻了,宫人们拉的拉推的推,一窝蜂把我们俩攘进了清云殿,”咣啷“一声关上门。我摇了摇,那门竟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李承鄞冷冷瞧了我一眼,我回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:”卑鄙!“我大怒:”关我什么事!你凭什么又骂我?“若不是你在太皇太后面前告状,她怎么会把我们关起来?”

    我气得不理他,幸好殿中甚是暖和,我坐在桌边,无聊的掰手指玩儿,掰手指也比跟李承鄞吵架有趣。

    我们被关了半日,瞧着天色暗下来,宫人从窗中递了晚饭茶水进来,不待我说话,“咣”的将窗子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太皇太后吩咐过,不许他们和我们说话。我愁眉苦脸,不过饭总是要吃的,无聊了这大半日,我早饿了。而且有两样菜我很喜欢,我给自己盛了碗饭,很高兴的吃了一顿。李承鄞本来坐在那里不动,后来可能也饿了,再说又有他最喜欢吃的汤饼,所以他也饱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饱暖思……思……无聊……我在殿里转来转去,终于从盆景里挖出几颗石子,开始自己跟自己打双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玩了多久,殿里的火盆没有人添炭,一个接一个熄掉了。

    幸好内殿还有火盆,我移到床上去继续玩,捂在被子里挺舒服的,可惜玩了一会儿,蜡烛又熄了。

    外殿还有蜡烛,我哆嗦着去拿蜡烛,结果刚走了两步就觉得太冷了,干脆拉起被子,就那样将被子披在身上走出去。看到李承鄞坐在那里,我顶着被子,自顾自端起烛台就走,走了两步又忍不住问他:“你做这儿不冷么?”

    他连瞧都没瞧我一眼,只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不冷!”!

    他的声音为什么在发抖?

    我一手抓着胸前的被子,一手擎着烛台,照了照他的脸色,这一照不打紧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,他额头上竟然有汗,而且脸色通红,似乎正在发烧。

    你又发烧了?“没有!”

    瞧他连身子都在哆嗦,我重新放下烛台,摸了摸他的额头,如果他真发烧倒也好了,只要他一病,太皇太后一定会放我们出去的。

    我一摸他,他竟然低哼了一声,伸手拉住了我的手,一下子就将我拽到他怀里去了。他的唇好烫啊,他一边发抖一边亲我,亲得我都喘不过去来了。他呼出来的热气全喷在我脸上,我觉得好奇怪,但马上我就不奇怪了,因为他突然又一把推开我,咬牙说:“汤里有药。”

    什么药?汤里有药?

    怎么可能!太皇太后最疼她这重孙子,绝不会乱给东西让他吃。

    而且吃剩的汤还搁在桌子上,我凑近汤碗闻了闻,闻不出来什么。李承鄞突然从身后抱住我,吻着我的耳垂:“小枫……”

    我身子一软就瘫在他怀里,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吻我耳朵,还是因为他叫我名字。

    他还没叫过我名字呢,从前总是喂来喂去,还有,他怎么会知道我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李承鄞把我的脸扳过去,就开始啃我的嘴巴,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急切,跟想把我一口吞下去似的,他整个人烫得像锅沸水,直往外头冒热气。

    我突然就明白汤里有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太皇太后你太为老不尊了!

    太皇太后你太为老不尊了!

    竟然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我吐血了……我无语了……我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……李承鄞已经把我的衣服都扯开了,而且一边啃我的嘴巴,一边将我往床上推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打了一架,没一会儿我就落了下风,硬把他拖上了床。我真急了,明天李承鄞还不得后悔死,他的赵良娣要知道了,还不得闹腾死,而我呢,还不得可怜死……我连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,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不翼而飞,李承鄞不仅脱我的衣服,还脱他自己的衣服,我都不知道男人衣服怎么脱,他脱得飞快,一会儿就坦裎相见了……会不会长针眼?会不会长针眼?我还没见过李承鄞不穿衣服呢……看着我眼睛瞟来瞟去,李承鄞竟然嘴角上扬,露出个邪笑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我指指点点,“有什么好看的!别以为我没见过!没吃过猪肉我见过猪跑!”

    李承鄞都不跟我吵架了,反倒跟哄我似的,柔声细语的在我耳朵边问:“那……要不要试试猪跑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的时刻,我大义凛然断喝一声:“瑟瑟!”

    “什么瑟瑟!”

    “你的瑟瑟!”我摇着他的胳膊,“想想赵良娣,你不能对不起她!你不能辜负她!你最喜欢她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妻,你和我是正当的……不算对不起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!”他喃喃的说,“我就喜欢你……”“你是因为吃了药!”

    “吃了药我也喜欢你,小枫,我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我可受不了了,男人都是禽兽,禽兽啊!一点点补药就变成这样,把他的赵良娣抛在了脑后,跟小狗似的望着我,眼巴巴只差没流口水了。我摇着他:

    “你是太子,是储君!忍常人不能忍!坚持一下!冷静一下!不能一失那个什么什么恨!”

    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一失足成千古恨!忍耐一下……为了赵良娣……你要守身如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守!”他跟小狗一样呜咽起来,“你好冷血、好无情、好残忍!”

    我全身直冒鸡皮疙瘩:“我哪里冷血?哪里无情?哪里残忍?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不冷血?哪里不无情?哪里不残忍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冷血?哪里无情?哪里残忍?”

    “这里!这里!这里!”

    我的妈啊……冷不防他竟然啃……啃……羞死人了!

    箭在弦上,千钧一发!

    我狠了狠心,咬了咬牙,终于抓起脑后的瓷枕就朝李承鄞砸去,他简直是意乱情迷,完全没提防,一下子被我砸在额角。

    咕咚!“晕了。

    真晕了。

    李承鄞的额头鼓起鸡蛋大一个包,我手忙脚乱,连忙又用瓷枕压上去,这还是永娘教我的,上次我撞在门拴上,头顶冒了一个大包,她就教我盯着瓷枕,说这样包包就可以消掉了。

    到了天明,李承鄞额头上的包也没消掉,不过他倒悠悠醒转过来,一醒来就对我怒目相视:”你绑住我干吗?“为了不一失足成千古恨,委屈一下。”我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脸,“你要翻身吗?我帮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想必他这样僵躺了一夜,肯定不舒服,不过他手脚都被我用挂账子的金帐钩绑住了,翻身也难。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想将他搬成侧睡,搬的时候太费劲了,我自己倒一下子翻了过去,整个人都栽在他身上,偏偏头发又挂在金帐钩上,解了半天解不开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:“你不要在我身上爬来爬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对不起对不起。“我手忙脚乱的扯着自己的头发,扯到一半的时候他开始亲我,起先是亲我肩膀,然后是亲我脖子,带着某种引诱似的轻噬,让我起了一种异样的战栗。

    把绳子解开。”他在我耳朵边说,诱哄似的含着我的耳垂,“我保证不做坏事……你先把我解开……”

    我才不信你呢!“我毫不客气,跟李承鄞吵了这么多年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圈套。我摸索着终于把头发解下来,然后爬起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:”老实呆着!“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不准想!“我要!”

    不准要!“他吼起来:”你能不能讲点道理!人有三急!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明白!我要解手!“我呆了呆,也对,人有三急,上次我在东宫急起来,可急的快哭了。情同此理,总不能不让他解手。

    我把绑着他的两条金帐钩都解开来,说:”去吧!“他刚刚解完手回来,宫人也开门进来了,看到满地扔的衣服,个个飞红了脸。看到李承鄞额头上的伤,她们更是目光古怪。她们捧着水来给我们洗漱,又替我们换过衣裳,然后大队人马退出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反扣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急了,还继续关着我们啊……李承鄞也急了,因为送来的早饭又是下了药的汤饼,他对着窗子大叫:”太祖母……您是想逼死重孙么?“我反正无所谓,大不了不吃。

    李承鄞也没吃,我们两个饿着肚皮躺在床上,因为床上最暖和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真狠啊,连个火盆都不给我们换。

    李承鄞对赵良娣真好,宁可饿肚子,也不愿意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    可是躺在那里也太无聊了,李承鄞最开始跟我玩双陆,后来他老是赢,我总是输,他就不跟我玩了,说玩得没意思。到中午的时候,我饿的连说话的力气可是躺在那里也太无聊了,李承鄞最开始跟我玩双陆,后来他老是赢,我总是输,他就不跟我玩了,说玩得没意思。到中午的时候,我饿的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李承鄞还拉着我解闷:”唱个歌给我听!“”我为什么要唱歌给你听?“”你不唱?“李承鄞作势爬起来,”那我去吃汤饼好了。“我拉住他:”行!行!我唱!“我又不会唱别的歌,唱来唱去还是那一首:”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,坐在沙丘上,瞧着月亮。噫,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,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……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,坐在沙丘上,晒着太阳……噫……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,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……“李承鄞嫌我唱得难听,我唱了两遍他就不准我唱了。我们两个躺在那里,无所事事的聊天。

    因为太无聊,李承鄞对我说了不少话,他还从没对我说过这么多的话。于是我知道了东宫为什么被叫做东宫,知道了李承鄞小时候也挺调皮,知道了他曾经偷拔过裴老将军的胡子。知道了李承鄞最喜欢的乳娘去年病逝了,他曾经好长时间挺难过。知道了他小时候跟忠王的儿子打架,知道了宫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都是我从前听都没听过的奇闻,知道了李承鄞同父异母的弟弟晋王李承邺其实喜欢男人,知道了永宁公主为什么闹着要出家……我做梦也没有想过,有一天我和李承鄞两个人,会这样躺在床上聊天。

    而且还聊得这么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一些宫外头的事,都是我平常瞎逛的所见所闻,李承鄞可没我这么见多识广,他听得津津有味,可被我唬住了。

    李承鄞问我:”你到底在哪儿见过猪跑的啊?“我一时没反应过来:”什么猪跑?“李承鄞没好气:”你不是说你没吃过猪肉,却见过猪跑吗?“”哦!“我兴奋地爬起来,手舞足蹈的向他描述鸣玉坊。我把鸣玉坊吹嘘得像人间仙境,里面有无数仙女,吹拉弹唱,诗词歌赋,无一不精,无一不会……李承鄞的脸色很难看:”你竟然去逛窑子?“”什么窑子,那是鸣玉坊!“”堂堂天朝的太子妃,竟然去逛窑子!“我的天啊,他的声音真大,没准儿这里隔墙有耳呢!我扑过去捂住他的嘴,急的直叫:”别嚷!别嚷!我就是去开开眼界,又没做什么坏事!“李承鄞眼睛斜睨着我,在我的手掌下含含糊糊的说:”除非……你……我就不嚷……“不会又要啃嘴巴吧?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