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;
当前位置:读啦小说网 > 我从凡间来 > 正文
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

一百八十二章 冤与悲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下一瞬,光门消失,四色印复又落入许易掌中,许易一把抓过四色印,身形电闪,转瞬掠到海边,惊讶地发现黑纹蛟龙鲨竟然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催动术法,顿时和源娱生出感应,显化扑天狒相,朝东南方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方去不久,一道黑点快速放大,却是一个正六边体飞行器,若是许易在此,当能认出,正是他乘坐来此蛮荒境的日月梭。

    日月梭在岛上落定,两道人影快速扑了下来,赫然正是贤公子和韩忠军。

    贤公子身形晃动,如散开无数个虚影,足足半柱香后,方才定住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韩忠军木着一张脸道,“什么情况,难道还没死,这他马是成了精了,早知道哎!”

    贤公子不理会他,蹲下来仔细探查灰烬,忽的取出一枚寻踪玉盘,催动法诀,纯白的玉盘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,贤公子掌帜玉珏顿时碎成无数碎片,纷纷如蝶飞舞,四散飘落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什么都想到了,什么都阻不足,也好,我便看看你能不能活着出这蛮荒境。”

    贤公子望向天空,目光悠远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吼,吼呜呜,呜呜

    黑纹蛟龙鲨仰天长啸,啸声先是激昂,尔后呜咽,如碗盏般的猩红眼睛弥漫着大量雾气,这些雾气绝非是海水,而是自他眼眶深处缓缓溢出。

    许易踏在他背脊上,痛骂道,“老沙跋沙,你可真不够意思,我前脚救了你,后脚你扔下我就跑了,你说你也是堂堂二阶妖兽,节操何在,体统何在?”

    “#%#”

    若是能口吐人言,而且敢骂,黑纹蛟龙鲨非痛骂上三天三夜不可,心帜无限委屈根本倾倒不出。

    自从撞上这货,他先是变成房子,供这家伙住,又变成堡垒,为这货抵挡那恐怖轰击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素质惊人,早就被这混账连累死了,可气的是,这该死的混账,竟敢大言不惭说什么救了他。

    难道当今世上的卑鄙人族,又进化了么,竟诞出如此厚颜无耻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这人大人大量,但丑话说在前头,若你再敢出什么幺蛾子,你吞的那些灵液,可得连本带利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风轻云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黑纹蛟龙鲨忽地停止了呜咽,张口一喷,海水竟在空中聚成文字,赫然正是“灵液”二字。

    许易震惊了,这家伙不但听得懂,竟还能书写。

    “这些文字,你是从哪里学的?”

    许易急问。

    空中再度现出一行文字,“本命传承!”

    四字方现即散,复又组成两字:灵液!

    和所有妖族一样,黑纹蛟龙鲨亦对许易送入他口帜灵液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伤势几乎完全复原,除了他本身的素质极佳外,灵液起到的修复作用,更是令黑纹蛟龙鲨痴迷怀念不已。

    “别哔哔,就凭你临阵脱逃的表现,还敢谈条件?速速带我去另一处岛屿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许易在背脊上重重一跺。

    黑纹蛟龙鲨喷出一道水剑,如高压水枪激射,腾起滔天水浪,隐隐可见一个大写“冤”字,将要聚形,便即消散。

    霎时,黑纹蛟龙鲨的速度狂飙起来,带着许易在海面上呼啸四方。

    身为这片候的霸主,黑纹蛟龙鲨对周边的地形无比熟悉,不过半盏茶,一大块绿地便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原地等我!”

    许易招呼一句,腾空而起,朝岛上掠去。

    黑纹蛟龙鲨发出一道嘶鸣,待许易远去后,水浪聚成文字,却是一个大大的“悲”字。

    想他也是一方候的堂堂霸主,如今被这卑鄙的人族如使唤仆人一般随意支使着,兽生如此,几要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入得岛来,许易寻了个僻静所在,飞速开辟了一间石室,做好遮掩,便隐身进去。

    他取出四色印,定定等了半盏茶,啪嗒一声,一具炭黑的身体跌了出来,正是白袍老者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该叫他光身老者才是,只因此君通身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许易取出一件青衫,白袍老者接了,随即上了身。

    他这种境界,只要当时没死,基本就不会死,非但不会死,而且会快速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此刻的白袍老者虽然依旧状态奇差,但至少能聚集法力了。

    那件青衫才上身来,一条缚龙索便如活物一般缠上了白袍老者的身体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方想翻过,那条缚龙索便已扣紧,锁住了他的几大穴窍。

    下一瞬,又两条缚龙索出,直直将白袍老者捆成个粽子。

    对方伤势虽重,但依旧是神胎强者,许易丝毫不敢大意,直到缚龙索团团捆住,他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被捆了个结实,白袍老者面上却无丝毫惊容,盯着许易道,“那个紫色空间,到底是个怎样的所在,为何所幽东西在里面都消失了,却又多出无数道丝线。”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老兄怕是弄错了,现在我为刀俎,你为鱼肉,该是我问你答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将白袍老者弄进紫域空间中,非为别的,只是担心这白袍老者身上也被装了“定位器”,为策万全,他才不得不这般做。

    哪怕损失一枚珍贵的灵精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忽地闭上眼来,情绪镇定地有些低落,“既为鱼肉,要杀便杀,何必废话。”

    是大言,还是真话,许易自能轻易地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的状态很不对,念头一转,他回过味儿来,笑道,“老兄可是心寒了?”

    白袍老者并不理会他,许易接道,“要说老兄虽修为惊天,奈何看不透人心,对那位贤公子而言,尔等不过是打手,或者说,是高级打手,既然是打手,和工具何异,那位贤公子又怎会过多在意,你现在一心求死,说不定正是那位贤公子所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彼时,贤公子神剑威力惊天,若是以之攻击符场,符场必破,紫袍青年、黑服中年、白衣老者必定能够得救。